• <small id='9onv6q67'></small><noframes id='iy1gpmew'>

  • <tfoot id='j5qvnsv7'></tfoot>
  • 易菲天解释此法不怕跳不怕长龙

      最近很多人问易菲天“此法不怕跳不怕长龙”是怎么回事?不知道要怎么搞,下面易菲天为大家详细解释此法不怕跳不怕长龙的原理是什么,怎么简单、快捷、安全的做。搞不懂的一起看看吧

    城投公司扎堆发行“疫情防控债” 是“借新还旧”还是“挪作他用”?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4月17日晚间人福医药公告,公司5亿元中期票据(“疫情防控债”)在银行间市场成功发行。这标志着湖北省首单民营企业疫情防控债成功落地。诸如此类,不论是民营企业、城投公司抑或其他企业发行的疫情防控债,最近发债数量急剧飙升。

    有媒体统计,截止3月1日晚,全国共计发行疫情防控债277只,总发行金额2374.06亿元。另有统计显示,截至4月13日,沪深交易所共发行185只疫情防控债,发行规模1524.07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自疫情发生以来,诸多发债主体在沪深交易所、银行间市场发行疫情防控债,可惜的是至今尚未查到最新数据,但可以肯定的是,城投平台当仁不让成为此次疫情防控债重要发行主体。据Wind统计,截至3月11日(最新数据还未公布),城投平台发行“疫情防控债”48只,发行规模349亿元,占发行总只数的21%。

    “城投平台之所以频发疫情防控债,与城投公司承担政府投资项目的融资不无关系。”4月18日,湖北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在当前政策利好城投债的背景下,城投债受到市场追捧并不意外,只是募集资金并非全用在疫情项目上,而更多的是用于“借新还旧”上,这与疫情防控债的发债初衷并不一致。

    事实上,自疫情发生后监管机构推出相关政策支持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企业包括城投公司,发债募资支持疫情防控项目,仅允许少量(10%)用于借新还旧。此类债券被称为“疫情防控债”。

    借新还旧占大头

    《华夏时报》记者查知,在发行主体方面,各类城投融资平台积极推动发行“疫情防控债”,收获不少。这其中,城投公司发行的首只“疫情防控债”,为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发行的名为“20云投(疫情防控债)SCP003” 的债券,这只债券于2月7日成功发行,募资10亿。其中,8亿元用于偿还到期债务融资工具,2亿元专项用于发行人抗击疫情。

    在疫情期间,疫情相关债券产品的审批也提速了。“这可能主要是为了应对疫情对企业的短期影响,缓解企业流动性压力,让更多的企业稳定下来。”大岳咨询公司董事长金永祥表示。

    通过梳理监管部门的政策发现,疫情防控债的资金用途较为宽松,并未严格限制在疫情方面,允许借新还旧,比如交易商协会要求,疫情防控债用于疫情防控的金额占当期发行金额不低于 10%,余下90%的资金可由企业支配。同样,国家发改委2月8日发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做好企业债券工作的通知》称,对于自身资产质量优良、募投项目运营良好,但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企业,允许申请发行新的企业债券专项用于偿还2020年内即将此法不怕跳不怕长龙到期的企业债券本金及利息。还有此法不怕跳不怕长龙,去年6月监管部门下发防范化解融资平台公司到期存量地方债务风险的意见,明确了隐性债务置换的条件,其中纳入隐性债务的城投债可以发新债用于借新还旧。

    上述政策为城投发债提供了“借新还旧”的便利。在此次疫情中,对于发债主体筹集资金用途来说,主要用于三个方面:一是借新还旧,二是补充流动资金,三是用于疫情相关的业务。相比来说,用于借新还旧的资金占比较大,如潍坊投资集团发行的5亿元的“20潍坊投资(疫情防控债)SCP001”,其中0.5亿元用于防疫物资购买等相关业务支出,0.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4亿元用于偿还银行借款(借新还旧),占比80%。

    《华夏此法不怕跳不怕长龙时报》记者查询多家城投公司的发债发现,其共同点就是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借新还旧,仅少量资金用于疫情相关项目。“不仅是疫情债,很多专项债和一般债也都用于借新还旧了。”金永祥称,这反应了地方政府和城投公司偿债压力大的现实,这种情况会持续下去,因为很少有城投公司具备造血能力,在债务很高的情况下偿还债务靠借新还旧是不得已的选择。

    城投债或再改革

    城投债再次迎来“宽松”时刻。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多家城投公司发行疫情防控债一次或者两次,获得一定量的融资支持,而这些城投公司参与的方式主要有两种,即级别较低的市县级城投,直接作为贷款主体获得资金,用于当地医院建设、医疗物资采购等项目,而级别较高的地市级以上的城投公司则需要统一获贷后再转贷给相关企业,用于支付旧账或相关项目。

    “当前,相比其他债券来说,今年城投债更稳健,风险较低,还能进一步缓解实体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为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和实体经济发展提供资金支持。”叶青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类似个案随处可见,比如扬州市城建集团去年发行的超短期融资券产品“19扬城建SCP004”票面利率为3.2%,今年3月5日、3月9日发行的两个同类的超短期融资券(即20扬城建(疫情防控债)SCP001、 20扬城建(疫情防控债)SCP002) 票面利率分别为2.7%%、2.6%,均低于去年至少50个基点,因此被追捧。还有,2月5日农发行发行的50亿全球首单1年期疫情防控债券,全场认购倍数达到惊人的13.41倍,创历史新高。

    事实也是如此。绿色通道让疫情防控债券成为企业获得更低成本资金的重要途径。经梳理发现,此轮发行疫情防控债的主体大多评级较高,多以央企和地方国企为主,主体评级基本都保持在AAA、AA+等中高评级水平。

    “此轮疫情防控债的出台,为深化债市改革提供了借鉴,这符合今年央行提出的‘将继续推动完善债券发行管理体制、债券违约风险防范和处置机制及债市高水平对外开放’的要求”。叶青称,在当前阶段性政策的支持下,债券市场在疫情防控方面能更好的为实体经济提供融资便利。“只要诚信好、不违约,这些经验就值得推广,进一步通过产品创新完善制度,降低债券市场门槛,让更多主体参与进来,这样的改革就是好的。”叶青认为,通过制度的完善才能提升企业的融资效率,这也是当前金融供给侧改革的重点内容。

    在城投公司改革方面,据记者了解,江苏、四川等地的城投公司开始尝试向市场化方向转型,试图进一步厘清与政府的关系。“真正剥离了与政府的关系,城投公司的业务就会急剧减少,活不活得下来都是问题,因此城投公司的转型很难。”北京某城投公司负责人如是向记者坦言。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读完上述,各位已经知道"此法不怕跳不怕长龙"了吧?已经在上文为大家进行了讲解,相信各位看完之后一定能够正确了解了吧,不会的不妨来咨询小编哦

    本文原地址:http://www.smartmbtshoes.com/298.html
    郑重声明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联系进行删除!

    • 网友观点(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祝功 评论:嘿嘿 经常干这个……
    • 闻翠冰 评论:呵呵,卢氏扒皮法
    • 左钧 评论:支持一下,ctrl+s王道
    • 储燕永 评论:我真是该好好学习一下div+css咯!
    • 冉绿 评论:这个早就用过了啊
    • 寇雅 评论:能把自己喜欢的页面扒下来再修改一下,变成自己的个性,又看不出是扒的别人的这是美化高手
    • 沈宽楠 评论:把别人的东西弄成自己的而又不留痕迹就是高手啊,哈哈。

    <small id='bmlLx'></small><noframes id='bmlLx'>

    <tfoot id='bmlLx'></tfoot>
      <tbody id='bmlLx'></tbody>

      • <small id='3bd77ql3'></small><noframes id='5jzpdjk9'>

        <tfoot id='kaxhe1ad'></tfoot>